把妹低手

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军火女王第三章。更新

图片又被删了

所以上车还是微博吧:http://m.weibo.cn/2758438963/4087824536086811

军火女王第二章
更新

此章我们的骚唐作死的方式可能引起您的不适。还包含一丢丢车,下章才是真车 ​​​


微博走 http://m.weibo.cn/2758438963/4086705029653368

Gunpowder Queen*


*灵感源自皇后乐队的经典之一《Killer Queen》,军火女王用来形容Donald会不会超契合?: )
这对堪比吸摇滚


配对:X24 × Donald Pierce/24D
警告:N17/血腥暴力


*She's a Killer Queen.Gunpowder,gelatine.
Dynamite with a Laser Beam,guaranteed to blow your mind,
Recommended at the price,insatiable an appetite.
Wanna try ?


*他是军火女王,他携有明胶用激光束轰炸全场。
他的欲望无穷无尽,他绝对令你神魂颠倒,
想试试吗?




Donald是个出色的雇佣兵。
这是指在一群生化军队中他总能完成任务,准确地爆头不留活口、循循渐进拷问折磨被俘虏的男人或女人、再或是懂得权宜利害全身而退——他总能得到他想要的。在一些任务结束后可以用来找乐子的时间里,他同样能准确判断出那些举起酒杯、在颈间喷着催情香水围在他身边袒露双乳的女人中最带劲的那个。


舞厅紫红色灯光泻在他一头金发和似笑非笑地表情上,Donald放下酒杯,走过去握住她的腰并把头颅埋在女人纤细的颈侧

“Suck me.”他说。




至今追溯到变种人数量飞速增长的年代,那些或明或暗的相互迫害、战争和死亡没有一刻停止过。然而自威彻斯特一系列伤亡事件爆发后,迅速涌起地大面积恐慌散布在世界各个阶层,这其中包含持有中立态度的各国政府和军方势力,以及坐在酒馆里收看新闻的每个普通人。在人类基因研究工程中享有盛名的桑德·莱斯博士凭借其基地的先进技术支持,开始投入研究变种人武器。人民只知道他是从生存不可或缺的食物着手,致力于和平解决变种基因问题的科学家、人道主义者,没有杀戮、没有痛苦。然而血迹斑斑的手术钢板、刺入臂膀的注射针头、金属片下控制大脑神经一条条藤蔓似的导线——这些将永不见天日。这次他将变种人复制成不可比拟的战争武器,秘密投入政府或者军队——用于对抗人类,或者变种人自己。



When a man cannot choose,he ceases to be a man.(1)


黑色短靴橡胶底踩过被针叶覆盖的土地,为首的金发雇佣兵将重型枪支扛在肩头,他扔掉烟头迅速踩灭拧进泥土。架起支架、打开狙击镜、调整视野,这些一气呵成。入侵者由退役军人组成的、反对莱斯博士研究的自诩正义之士。Donald也是军人,不过他无所谓,无所谓这些人的身份或者立场。他厌恶变种人,而这些人正巧不知死活,这就够了。

双方交火从他身后的一名雇佣兵中弹倒地开始,他立刻瞄准那名开枪的士兵并爆掉其一只手臂,血肉炸开及惨叫声让其他生化雇佣兵们下意识地锁定准射击方位。

“Attention——”Donald把手从指扳上挪开,竖起食指。他的双眼继续在目镜中搜寻隐匿在粗壮树木后的敌人。

对方的火力在此刻猛起来,那些隐蔽的武装军人从四周大量涌出,他们快速移动并朝前方射击,停在雇佣兵前方作为掩护的装甲车被不断击中,那些声音震耳欲聋。Donald率先爆了三点钟方向三名重装军人的脑袋。
“Boys——Fire!”他命令道,随后又是三名步兵被打掉右腿。
接踵而至的子弹从他脑袋边飞过去,他跃过装甲车前车盖移动着填充弹药,顺手将另一辆车后被爆头的倒霉蛋扔到车面上重新瞄准,那具被他用来掩护的尸体瞬间被打的肉沫横飞,血液不断飞溅上他的脸。

“老兄,我会记着你。”Donald在喉咙里低笑几声。他甚至没有去翻看挂在那具尸体脖颈上的姓名牌。


在其中一名雇佣兵向他进行简单死伤报告后,他下达了放出武器的命令。
用来清场。




人人都知道实验室里有一头野兽。
他是莱斯博士的得意武器,一头自实验室而生,彻头彻尾的野兽。他拥有惊人的感官和战斗力,在每半个月进行的活体实验中表现出色,他的双爪可以准确刺入心脏和肺部并将一名成年男子撕碎,他像所有的野兽一样势不可挡。从生命诞生之始,种族残酷竞争,物种间的力量悬殊决定了其生存或灭亡。人类一直向往力量,于是有了武器的诞生。但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创造者们逐渐发现若其失去控制便将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所以自X24被创造,他的使用权以及效忠的人只有莱斯博士。

隔离铁笼被打开时,全场屏住呼吸。
武装军队觉察到这不自然的、被凝住地空气。是人吗?是武器?变种人?还是更危险的存在?大部分火力随着指挥转移到那扇打开的铁门上。


一道铁栏飞出车内,针叶被撞击的簌簌落下。
手持枪支的士兵倒下了。
两个。七个。

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子弹被疯狂射击在树林和人影间。


那是个单着背心的成年男人,带着金属光泽的钢爪从拳缝伸出。他身边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堆尸体。

几秒前的射击并非没有效果,他中弹了。然而那些已经变形的弹头从快要爆开的肌肉中脱落出来,紧接着X24将钢爪插入那些士兵的头顶——穿过坚硬的头盔。队伍变得乱哄哄,有些人开始逃窜,被丢下的枪支被踩踏成两截。而X24专心于将自己的爪子穿过一个士兵的上半身再次插进树桩中。有人朝他的脑袋开枪,这令他暴躁地抽出钢爪再次刺穿那个可怜蛋,后者嘴里喷出像泉涌一般的血液渐渐渗进泥土。

雇佣兵们纷纷聚在一起看他们或恐惧或逃窜如鼠蚁,有些人故意射中他们非要害的小腿,使他们移动缓慢或者倒在地上等待被野兽撕裂,他们理应惧怕强大的武器。


“别留活口。X Twenty-four。”然后他们听到了金发雇佣兵的声音。


可Donald Pierce掌有控制权。要知道,他可是个出色的士兵。






(1)When a man cannot choose, he ceases to be a man;出自《发条橙》

-TBC




一个剧情新文,证明我不是个单纯的网黄(。。。


微博是:http://m.weibo.cn/2758438963/4086349810136337


#24D#
一下午码的24D的文,想不到我也有产粮的一天,这对太野太辣了,我病了

NC17暴力血腥Dirty Talk

全文走微博:

全文走微博:


http://m.weibo.cn/2758438963/4085289431211677

刚刚图片被封重新发,上车走微博

狼三,刷完了,我突然想到了两年前在网上的一个作文考题:
「什么是不朽的?没什么是不朽的,青年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我们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

的确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岁月白头,英雄垂暮。贫穷、疾病、离别、死亡,这些一生刻意或不刻意躲开的恶魔,最终还是会到来,无论是谁。

在《双城记》的开头,查尔斯·狄更斯这么写道——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 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踏入天堂之路,我们走向地狱之门。」

那么你将如何对待死亡,奋起抗争还是坐以待毙?
是将文明的种子碾碎埋入永不见天日的地下,还是焚以身躯,照亮人类最黑暗、最扭曲的道路,薪火相传。

年老的Charles受着阿尔兹海默症的折磨,他在轮椅上呼唤着一些人的名字,他仍能看到那些人的希望和绝望,那颗心从始至终未曾改变。我是心碎的,也许这个世界根本配不上Charles。在意气风发的年龄,他衣着光鲜,晶莹的蓝眼睛注视着那个他尚未知晓的世界,碱基排序不计其数,写入DNA中的或纯真或险恶,而在Charles的眼中,他们是浩瀚星海,而每一个人都如同一颗星辰,美丽、独一无二。

凡是由于进步而日臻完善的事物,也可以日渐消散;一样东西只要曾经脆弱过,就不可能绝对坚强。我们的Logan愈合自己的每一个伤口,而他口中的那些在乎的东西,却无法恢复。他不会有所缺失,也注定一无所有。最后他没有失去X23,残缺和死亡,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当Laura在农场主的餐桌上笑起来的时候,我真开心。她是个好女孩,我只想说这个。

伊甸园真的存在吗?不重要了。
只要薪火不灭,文明的种子就会一直生根发芽。
去追寻你的梦想吧,现在还不太迟。

不要拦我,我脑这个画面已经很久了。。。。两个教授闺蜜组

【肖方/邰方】给时光以生命(三体AU)

标题:【肖方/邰方】给时光以生命

原作:心理罪,三体

配对:肖望/方木,邰伟/方木  

分级:PG13

备注:体的AU,但不是宇宙框架,几个概念,而且已根据情节设定修改。

          我得先说一下,虽然想撸三体的AU很久了,列大纲时也很激动,但是这个脑洞非常大,特别大,无比之大,我都不敢保证能不能写完。对于我这个文都没写过多少的半吊子是极限挑战,好吧,先这样吧,平时忙成狗,更新缓慢。

           

          感谢阅读

 

 

         

          文案

          方木仰起头,凝望着银河永恒,他笑了。时光赋予了他一段灿若星辰的生命。

          给岁月以文明,给时光以生命。

----------------------------------------------------

 

          如果技术已经做到像修改计算机程序那样修改思想,这样被修改后的人,是人,还是自动机器?

 

          <1>

          方木在副驾驶上眉头紧蹙,米楠夹了一瓶口香糖和一包烟递过去,却被方木摆手拒绝了。

          [放松,这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米楠说,她望着窗外不断走动的警务人员,像安慰方木,更像在安慰自己,直到边平的身影出现在车窗前,神色凝重。

          [双向视频已经接通,可以进去了。注意言行,他们......和人质的情绪都不稳定。]边平已经到嘴边的'歹徒'被他换成了'他们',为的让方木不那么尴尬。

 

          这是智子系统的主控制室,智子系统是近代伟大的技术突破,工程将质子改造成一台类似超级计算机的系统,多维度的展开使之可以监视每个人的行为和语言。新型的监控系统让社会犯罪率大幅度减少,出现的史无前例的低犯罪率社会,监视系统直连社会治安部门。到了后期,智子系统出现了技术性的爆炸,它获得了一项更富神性的全智能功能——窥探人类的思维和心理

          警务内部也由此出现了鸽派和鹰派,分别代表反对智子全智能化和支持其发展的两个派别,两束力量在智子那双无时无刻存在的眼中和机械轰鸣的工业社会下内涌连连,角逐不断。

 

          但人类不知从何时起,失去了思维自由与隐私。 

          与其说是为了秩序,更像是为了技术维持社会稳定而实施的自我桎梏。

 

          后来人们把智子全智能系统的建立称作黑域计划,人类社会犹如转化成低光速黑洞的太阳系,引起的思维封锁让人类永远没有力量飞出自己制造的低光速陷阱。

 

 

          控制台前是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为首的一位女性握着枪支,黑色枪口抵着肘下的人质,她身型匀称,面部线条柔和,她的目光不是门口的人群,而是房间正中的那个东西——全息投影投下的模拟智子机械大脑在屋内正中高悬,红蓝两个大脑半球上并非人类的皮层沟壑,取而代之的是暗色金属和传感电线交错分布,幽幽的冷光时隐时现。

 

          [唐蕊。]方木开口,[放下枪。]

           方木竭尽全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稳,在他的心里面前这个人还是喜欢和自己汇报交流偶尔会害羞地低下头的同事、朋友,和战友。不,她不会这样做的,方木几乎执拗的这样想。凝固的空气逼紧了他的心脏,他的身后有身穿防弹衣的精英武装部队持枪就位,控制室内如果发生军火冲突对智子系统的运行极其不利,唐蕊同样明白这点的,她比任何人都明白。

 

           [方哥,为什么?]唐蕊这才移开目光,她的神情失望,但她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不,你看看他们,他们在干什么?]唐蕊瞪大了眼睛[什么智能化,那是犯罪!我们一直努力为的是什么?......现在我们有机会了,我们可以要求他们关闭这个鬼东西,你现在要我放下枪,为什么?]

           方木听到来自鹰派成员的嗤笑声。

           [你不该用这种方式......你是一个警察,你不能用这种威胁别人生命来达到目的,你这么做毫无意义,他们不可能关闭系统,听着,唐蕊,放下枪。]方木上前一步,犹豫着又停下。

           唐蕊没有听完他的话而是重新打量着控制室,她一直想如同充满好奇心的孩子第一次仰望星空那样,去感受智子的广袤和对人类的包容,她想要的是思维的自由飞驰和升华的璀璨。

           ——但是无有。

           ——什么都没有留给她。

 

           唐蕊转动手腕,把枪口指向太阳穴

           [方哥,总要有人先开始。]

          

          白色电波钟的秒针在最后一滴鲜血迸溅到地面上时指向了十二,智子俯视着那颗属于自己机械大脑,然后在翻滚着的浓稠的血液中修复,启动,然后用那双永恒的眼睛,重新注视着人类,潮湿暗无天日街道深处的管制刀具的蠢蠢欲动,眼花缭乱彩色灯泡下密封在箱子中的针管和白色粉末,地下通道忽明忽暗的光线中行走的女性和紧随其后的贪婪目光。

          方木手中紧紧攥着那枚熠熠生辉的鸽派徽章,但没有人知道白鸽的翅膀流着鲜血。

 

 

          经此次变故,鸽派内部严重受挫,在警务内部会议上鹰派多次指出鸽派有偏激的反技术的倾向并且已经恶化,势力强大的鹰派不断咄咄相逼,核心成员缺失以及不胫而走的负面消息传播,这些让鸽派的处境更加艰难,在方木身边空着的本该属于唐蕊的核心成员座位异常扎眼。

          [方警官,你能保证以后鸽派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唐蕊?]会议上长时间的回答与解释让方木很疲惫,他指间的文件上角被捏出了几道折皱痕。而这个问题更让方木猝不及防。他抬了抬头,提问者正是鹰派的领导人江亚,锐利的视线直直朝向自己。方木双目平时前方,握了握拳头,大脑中飞快组织着应付问题的语言。

          [这种事,谁都保证不了,你就能保证——你们里面以后不会有利用智子干点见不得人的事这样的人出现?]

          当其他人发现说话声音来自警察之中唯一不归属任何派别的小组的领导人时,迅速被这微妙的局势勾起了性质,立刻窸窸窣窣低声议论起来

          接着就是邰伟有些挑衅的微抬下颚回望鹰派领导人一张铁青的脸。在智子系统情况汇报的时,无论是便衣潜伏还是武装追击,邰伟所在的小组是警务中第一出动的主要力量,他有可以不依附任何一个派别独立的绝对实力。

          [我,邰伟,代表一小队成员正式宣布,从现在开始支持鸽派的言论及行动。]邰伟边说边按下一个受到领导人突然的派别声明的惊吓欲起身辩解的成员,顺便赏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压下腰又说,[别说话!有什么事我们私下谈。]

          这下让方木有些愣神,不过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站起身。

          [非常感谢,邰队长。]

        

          开什么玩笑?江亚心想。从身旁伸来的一只手稳当地按下了他准备起身的动作。

          [别冲动。]那个人低声道,[这对我们以后有利。]

          说话的人加入鹰派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不输于任何一个成员,精明、严谨、对于局势的把握得当自由,这些都是强硬的鹰派所需要的品质。他年轻,但在核心成员之中思考和行为算得上老练。

          [因为只剩一个了。]肖望暗色瞳孔里的光芒一闪而过,不再言语。

 

 

          散会后方木夹着文件朝着资料室方向走去,他听到了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

          [方警官。]那人又喊了一声,走廊逆着光,方木好一会儿才从剪影中分辨清来的人。

          [邰队长。]方木正了正身子,向他点头示意。又补充道,[感谢你对我们的支持,但派别选择还是请你慎重考虑。]方木清楚这是怎样一场抗衡,力量的悬殊,重量不同的砝码,天平底下摆放着的成员生命和思维自由存亡的赌注,一旦倾塌,天平上的砝码会立刻变成摧毁自身的致命重量,重量的加减,刻度的调换,每个砝码都必须精密计算,谨慎摆放。

 

          次日晚上,方木在卧室里收到了来自邰伟的讯息,屏幕的荧光在黑暗中有些刺眼。方木握着手机静立在全透明的壁式落地窗前,夜幕中的城市灯火绚烂。

          他是想留住这一切的。

          方木低下头,反复删减,最终只留下两个字的回复。

          [谢谢。]

 

           他回复的那条之上,来自原文的讯息是

           [我坚持我的决定,其实,人都应该活的自由些,方警官,你也是。]

           方木捏了捏眉心,打开手边的台灯,将思绪重新投入到文件上。

 

 

          在邰伟与其队成员的扩充下,两派之间的天平维持了一月之久的相对平衡,然后,再次打破。

          在鹰派内部,研发智子全智能系统的高级工程师及学者在以预防犯罪行为,扼杀犯罪心理为目的的窥探人类思想的道路上不断开垦,他们对外宣称将有一项新型技术投入研发,并且有可能取代全智能系统,就两派因智子全智能系统进行的较长时间的相互博弈来看,此项研发是否成功会成为能否化解两派争端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不确定性,研发过程中保密系数极高,而且在研发成功之前会进行针对性测试。鹰派会选出一名优秀代表来进行测试,测试的行为对外公开,但不会正面解释其真正的行为意义,这项决策被称之为“面壁计划”。

           被选定者会完全依据自己的思维制定战略计划,不必与外界进行任何形式的有关测试内容的解释与交流,测试的真实战略思想,步骤和最后目的都只存在他的大脑中,我们称之为面壁者。在实际测试的行动中,面壁者对外界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和行为可能是假象或者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伪装、误导和欺骗,而这一切,都为真正的测试目的作铺垫。

            在鹰派领导人江亚读完报告说明之后,会场上的所有人的心里都心焦着一个问题

            谁是面壁者?

 

            

心理罪主要女性全员,分别是女神陈希,小天使玥玥,帅气的楠姐,和小太妹亚凡